0574-27702222

巨头争夺 创客正在快速迭代

2016-10-29 00:00   来源:网络  点击:628

摩肩擦踵的人群、欢笑嬉戏的孩子聚集在一起感受科技带来的新鲜感,技术创客们聚集在一起给同行或者“小白”介绍技术。在5年前第一届深圳制汇节(Maker Faire Shenzhen)举办之时,这样的场景是主办方柴火空间创始人潘昊所无法想象的。而5年之后,制汇节称为了深圳这座创客之城的一张名片。

随着国内创新环境日益浓厚,越来越多人加入到创客行列,在2015年举办的制汇节中,有19万人到现场。

对于创客而言,每年一度的制汇节是聚集交流的一个出口,而对于一些硬件渠道商而言,制汇节也是接触创客最好的方式。

一方面行业巨头布局创新产业,另一方面深圳本土快速的生产模式成为创客群体得以发展的土壤。创客文化改变人们日常的同时给产业带来更多机会。

争夺创客市场

在今年制汇节上,微软、英特尔的展位占据了显眼位置。这些展位中所展示的大部分来自创客的创意设计,背后所依赖的技术核心由巨头开源支持。

对于巨头而言,创新产业已经成为新的业务布局方向,而创客无疑是最好的投资对象。“创客现在是英特尔新的伙伴。”英特尔中国众创空间负责人李德胜在“自造谈”论坛上说道。

2015年4月份,以1.2亿启动了英特尔众创空间加速器的计划。微软创新加速器计划也在2012年启动,并针对创客推出了免费的硬件套件。

作为创客文化桥头堡,巨头也加入对于深圳创新产业的争夺中, 微软6月在深圳组建微软物联网实验室,高通10月在深圳成立创新中心,苹果公司近日也宣布将在深圳建立研发中心。

这是Qualcomn全球产品市场总监Mike Roberts第六次参加Maker Faire,第二次参加深圳制汇节,之前其分别在美国、北京感受过创客的热情。“硅谷有很多好的想法,而这些想法落地需要依赖深圳的产业资源。”Mike告诉记者。

对于远渡重洋的巨头而言,创客文化在提供创新想法的同时,也是帮助他们技术落地的快速方式。

“欧美的公司很多是技术引领、技术驱动的。但是在中国尤其以深圳为代表的很多创客空间里面,其实是在业务驱动、行业驱动。所以其实一边可能是有相对比较领先的技术,一边有非常落地的需求,这两个之间的结合实际上是可以产生火花和化学反应的。”微软开发体验与平台合作事业部技术顾问总监严飞说道。“我们期望借助这样一个创新创客的大环境,使得微软万物互联智能云在深圳落地,跟本土结合。”

这些平台给创客提供了更多机会,在制汇节现场,微软展示区通过一台名为甘来的自动贩卖机吸引了大量市民围观。这台机器由创业团队研发,技术基于微软人脸识别技术以及人工智能模块。这些核心技术加速创新团队产品开发与迭代过程。

在一些还处于教育市场的行业看来,培养行业内创客群体,尤其是青少年创客群体有利于扩大市场对于新技术的接受程度。

“深圳创客环境以电子硬件居多,基因组学属于比较偏的学科,全国做这方面科普很少,从事这方面研究更少。”华大创享空间总监王晶告诉记者。

创享空间是华大今年落地项目,主要向青少年以及成人普及基因知识以及培养生物创客。“创客为了科普,很多人拒绝做基因筛查因为对这方面不了解不知道基因作用,所以做科普是很重要的前期的工作。”

创客内涵升级

“创客首先是有趣,商业价值是这个之后衍生出来的。”潘昊说。

对比去年制汇节,今年参展团队有220多个,而进场人次只有6万多人,不足去年一半。“去年参加人数比较多,很多创客花了比较多时间解释自己的产品,今年想让大家聚焦在与创客之间的交流,达到更好的效果。”潘昊告诉记者。

目前,创客已经完成最重要的普及阶段,潘昊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创客占比已经达到15%到20%以上,对于大部分分布在一线城市。尽管基本完成第一阶段普及,对于某些产业来说,如何培养更为深度的市场接受者还是目前发展困局。

来自台湾的忘言手作坊创始人之一涛子告诉记者,对于木质手工品,深圳接受程度并不高。“台湾2200万人有50-60家木工坊,我们深圳才一家都活的这么艰难,这块市场还未起来。”

对比美国、日本,深圳中小企业能够快速满足创客开模、设计等生产需求,而快速迭代的产业流程是深圳的优势。每年不同国家的创客团队都会到深圳待上一段时间,让创客更好完成更贴合市场的设计生产。

“当你有想法的时候可以找到对等的企业愿意为你服务。”深圳以中小企业为主的完善产业链被这些外来者成为天堂般的存在。

随着产业升级,低价已经不是最为重要的吸引点,质量以及兴趣成为新的增长需求。

无论是创客、还是产业,都面临着从快速迭代和质量中取舍平衡。“国内很喜欢打价格战,不停的价格战,最后大家都没有获利,没有利润就没有服务,所以整个产业都在低端的层面,这是整个行业都在需要突破的阶段。”涛子说道。

在制汇节之外,越来越多深圳本土品牌逐渐在国际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。从深圳成长起来的大疆创新目前占有绝大部分的消费级无人机市场,而其发展也让大众看到创客价值以及产业新的发展路径。

“以前有句玩笑话, 中国创客善于把东西做便宜做得靠谱,而西方创客善于把东西卖贵。现在是大家优势互补的过程,国内创客在迭代。”潘昊说道。“现在更多(创客)做一些有品牌设计感的东西,过去大家所想的是怎么把东西卖便宜, 从大疆这样公司,大家也看到也可以做一个质量好价格高的产品, 这对于创客、深圳都是升级过程。